各国军事智能化建设最新动向及特点概述

作者:Yobo体育

时间:
2022-08-15 00:19:45

  当前,人工智能正在深刻影响政治、经贸、文化等社会各方面,也对军事领域产生越来越重要的影响。人工智能被视为大国战略竞争和改变未来战争规则的关键技术,有望改变未来战争形态,世界各国尤其是主要军事大国纷纷在这一领域加快布局,推动人工智能的军事应用。本文主要考察了中国以外的美国、俄罗斯、以色列等国在推动人工智能军事应用领域的主要动向,并分析了其整体发展特点。

  美国是目前世界人工智能领域的超级大国,正在大力推动军事人工智能的战略规划、作战概念创新,并重视军事人工智能系统相关的伦理准则制定和安全风险管控。

  将人工智能提升到国防部和国家战略层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规划。美国将人工智能视为战略竞争的关键技术,高度重视这一领域的发展和应用,2019年2月11日,特朗普签署《维护美国在人工智能时代的领导地位》行政命令,启动“美国人工智能倡议”(American AI Initiative),强调要维持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导地位,这对于维护美国的经济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2月12日,美国防部发布《2018国防部人工智能战略概要:利用人工智能促进安全与繁荣》报告,系统阐述了五角大楼对于人工智能的官方认知、战略部署及重点领域,标志着美军人工智能战略的正式出台。此外,美国防部还出台了《云战略》《数字现代化战略》等相关战略文件,助推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发展和应用。

  图1:2019年2月,特朗普签署《维护美国在人工智能时代的领导地位》行政命令

  将人工智能视为“第三次抵消战略”的核心技术,投入大量研发项目和资金。美国防部高度重视推动人工智能的军事应用,建立了诸多人工智能相关机构,并投入了大量资金。2015年,时任国防部长查克·哈格尔(Chuck Hagel)推出“国防创新倡议”,正式提出了美军的“第三次抵消战略”,其中的核心内容便是推动人工智能为核心的颠覆性技术提升机器人和战场网络自主性。2018年《美国国防战略报告》(NDS)更是要求加大对人工智能和自主性的投资,为美国提供具有竞争力的军事优势。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是将人工智能作为颠覆性技术进行研发的重要机构。2018年9月,五角大楼承诺在未来五年内通过这一机构投入20亿美元,以“开发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迄今为止,DARPA已经出台了“快速轻量化自主”(Fast Lightweight Autonomy ,FLA)、“进攻性蜂群战术”(Offensive Swarm-Enabled Tactics,OFFSET)等人工智能相关项目,大力推进人工智能的研究和军事应用。美军对人工智能的重视也深刻体现在不断增加的资金投入上。2018年7月底,美国防部宣布了合同金额高达100亿美元、合同期为10年的“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云”(JEDI Cloud)项目招标。美国《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给联合人工智能中心划拨2亿美元资金。最新的《2021财年美国国防授权法案提议》特别强调对人工智能、5G、高超声速等关键技术进行投资,建议对人工智能投资8.41亿美元,对“自主性”(autonomy)投资17亿美元。

  设立专门国防部人工智能机构,助推人工智能军事应用。2018年7月,国防部设立专门的人工智能机构——联合人工智能中心(JAIC),旨在改善与私营部门、学术界和军事盟友的合作,吸引人才,为人工智能用于国防建立伦理框架,并协助落实《国防战略》,大力推动军事人工智能应用。根据最新的美军人工智能战略,这一中心将会根据任务需求、作战结果、用户反馈和数据,快速交付人工智能能力,解决关键任务,增强当前军事优势,加强未来人工智能研究和开发工作,促进人工智能的整体规划、政策、治理、伦理、安全、网络安全和多边协调等。

  创新作战概念,着力推进人工智能支撑的“算法战”。美军正在筹划将人工智能全面嵌入军事领域的战争概念——“算法战”。2017年4月,美国防部推出了成立“算法战跨职能小组”(Algorithmic Warfare Cross-Functional Team , AWCFT)的“专家”项目(Project Maven),旨在研发和部署能够自动处理、利用和传输无人机数据的算法,将人工智能用于国防情报搜集和分析领域,着力推进“算法战”。截至2017年12月,该项目已经与六家公司合作开展算法研究并交付了首个算法,配备于美军在中东和非洲地区使用无人机作战的特种作战部队,最终有望集成至各军兵种的人工智能系统。

  重视军事人工智能伦理准则制定和安全风险管控。美国防部也十分注重人工智能伦理准则的制定,“引领军事人工智能伦理和安全标准制定”是美军人工智能战略的五大支柱之一。2019年10月,美国防部国防创新委员会发布《人工智能准则:推动国防部以符合伦理的方式运用人工智能的建议》,提出了国防部运用人工智能的五项原则和十二条建议,并建议建立国防部层面的人工智能指导委员会,确保人工智能伦理准则的正确推行。此外,美军也十分注重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法律和安全风险的管控。美国防部人工智能就强调要大力支持研发安全、可靠而健壮的国防部人工智能系统。2018年8月,美正式组建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旨在着眼于美国的竞争力和相关“伦理问题”,审查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技术的进展情况,维护国家安全。

  尽管在深度学习等人工智能技术研发方面远落后于美国,但俄军长期致力于开发和部署军事机器人平台,在无人武器装备和机器人领域取得了显著进展,部分成果已投入实战运用。

  将发展人工智能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但尚未出台专门的军队人工智能发展战略。俄罗斯政府也高度重视人工智能的发展和军事应用。虽然至今为止俄罗斯国防部还没有出台专门的人工智能军事战略,但在领导人讲话和相关政策文件中都体现了对人工智能及其军事应用的高度重视。其中,俄罗斯国防政策委员会发布的《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发展现状及应用前景》报告认为,未来中短期内,国家间围绕人工智能等战略前沿技术领域的竞争将深刻影响国家战略走向。2017年9月1日,普京指出,“人工智能技术不仅仅是俄罗斯的未来,也是全世界的未来。谁能成为该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导者,谁就将主宰世界”。2019年10月,普京签署命令批准《2030年前俄罗斯国家人工智能发展战略》,旨在使“俄罗斯在全球人工智能领域占据领先地位”和“获得技术独立和竞争力”,标志着俄罗斯人工智能战略的正式出台。该命令还要求将人工智能发展战略文件内容纳入“俄罗斯联邦数字经济”国家发展计划,并要求相关机构每年向总统提交关于这一发展战略的执行情况报告。但迄今为止,俄罗斯军队还没有出台专门的人工智能军事战略。

  图3:2019年10月,俄罗斯总统普京批准了2030年前国家人工智能发展战略

  重视无人作战系统研发和机器人部队组建。迄今为止,俄军已经出台了《2025 年前未来军用机器人技术装备研发专项纲要》《未来俄军用机器人应用构想》等与人工智能密切相关的发展规划。俄罗斯开始于2008年的“新面貌改革”将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作为重点投资领域。在俄罗斯联邦《2018-2025年国家武器发展纲要》中,将研发和装备智能化武器装备列为重点内容,涵盖无人机、机器人、网络战等重点建设方向。其中,无人作战系统被视为俄军推动武器装备智能化的发展重点。根据俄国防部《2025年先进军用机器人技术装备研发专项综合计划》要求,无人作战系统将在2025年左右占俄军武器装备中的30%。

  俄罗斯也成立了人工智能研发相关的专门机构。俄罗斯政府建立了类似美国DARPA的专门研究机构——“先进研究项目委员会”(The Foundation for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并在2015年成立了国家机器人技术和基础要素发展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echnology and Basic Elements of Robotics),为国防和国家安全支持高科技创新,对颠覆性技术进行投资。2019年11 月22 日召开的俄联邦安全会议上,普京再次强调要将“发展现代化的新型高精度武器、空天防御装备,以及积极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嵌入军事装备”作为新时期的主要任务之一。此外,俄国防部还计划专门划设一块地区用于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军事创新。据俄罗斯国防部的官方出版物红星(Red Star)网站报道,落在黑海风景如画的小镇阿纳帕的城市“时代”(Era)将成为“军事创新技术城”,将为2000多名年轻的军事科学家提供从事人工智能、机器人等领域的研究机会。

  智能化武器装备取得显著成果。在智能武器装备方面,俄罗斯也取得了显著进展。无人机方面,俄军研发中的“猎人”无人机,智能化水平较高,拥有自主完成各种任务的能力;无人车方面,以“天王星-9(Uran-9)”系列、“阿尔戈”(Argo)、“平台-M”(Platform-M) 、“维克”(Vikhr)等型号为代表,可执行巡逻、侦察、排雷、近距离火力支援等任务;无人潜航器方面,俄罗斯研发的“波塞冬”核动力无人水下航行器、“斯塔图斯-6”号(Status-6)核鱼雷有望成为战略威慑的新手段。其中,“波塞冬”核动力无人水下航行器据称能够在水下1000米处以高达200公里的时速前进,可搭载常规弹头或200万吨TNT当量的核弹头。在智能化装备的实战运用上,俄罗斯也表现亮眼。2015 年12 月,俄军机器人部队支援叙政府军成功攻占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控制的拉塔基亚754.5 高地,这也是全球范围内成建制机器人投入实战的首个成功战例。除了将人工智能用于无人作战平台外,俄罗斯军方还表示考虑使用人工智能用于情报分析和提升作战决策能力。据联合仪器制造公司(OPK)新闻社2016年6月的新闻报道,俄罗斯将在远东和南部边境将配备一个人工智能系统,该系统将能够自动收集和分析任何侵犯边境行为的信息,还能为边境问题决策提供相关建议。2017年7月,俄罗斯武器制造商卡拉什尼科夫(Kalashnikov)称,将很快发布基于神经网络的能自主识别目标并作出判断和决策的“全自主作战模块”。

  除了美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大国外,其他国家也在人工智能军事化领域采取了一些措施,现将其综述如下。

  以色列。虽然目前以色列还没有发布官方的人工智能战略,但依托在软硬件工程人才、创新能力等方面的优势,以色列在军事科技和装备发展领域居于世界前列,同时也十分重视人工智能的军事应用,有望成为世界上军事人工智能的几大强国之一。以色列在无人装备研发领域居于世界领先地位。以色列是世界最大的军事无人机出口国,占世界无人机出口量61%,研发的无人机主要型号有垂直起降长航时“黑豹”无人机、大型高空战略长航时“苍鹭”无人机和“赫尔姆拉”系列无人机等等。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Israel Aerospace Industries)研制的“哈比”(Harby NG)巡飞弹被称为当今世界为数不多的“完全自主武器”,能够探测、瞄准和攻击敌人的雷达设施,而不需要任何人工监督或监督。据称,这类武器目前已经出口到印度、韩国、智利等国家。地面无人装备方面,以色列是第一批透露它已经部署了全自动机器人的国家之一,其军用自动驾驶车辆已经在与巴勒斯坦统治的加沙地带的边境巡逻,并计划是在无人车上装备武器,分阶段部署到以色列与埃及、约旦、叙利亚和黎巴嫩的边境地区。以色列研发的“守护者”(Protector)无人车已经列装部队。海上装备方面,以色列是世界上少数已将无人水面舰艇列装部队的国家,包括“保护者”、“黄貂鱼”、“海鸥”等系列无人艇,部分型号已经出口他国。

  以色列还在尝试将人工智能用于其他军事领域。2019年6月 ,以色列拉斐尔先进防御系统公司(Rafael Advanced Defense System)的在Spice 250炸弹在自动目标识别的基础上,加入了人工智能和场景匹配技术,能够识别移动的地面目标。此外,以色列国防部还发布了一项名为“卡梅尔”(Carmel)的项目,旨在运用人工智能技术减少战场上的附带损伤,促进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车辆编队协同工作。

  韩国。2018年,韩国国防部表示将在2019年之前投入29亿韩元用于推动人工智能在情报侦察、指挥控制等领域的运用,开发智能型信息化情报监视侦察系统,运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分析间谍卫星、侦察机、无人机搜集的影像情报,远期目标是开发基于人工智能的指挥控制系统,实时研判传递战况。此外,为了使部队更加贴近实战、节省开支、预防事故,韩军表示还将于2017至2020年斥资75亿韩元,开发应用虚拟现实技术的训练、培训及实习系统。此外,韩国的一些无人装备已经部署在实际作战领域。其中,“SGR-A1”型哨兵机器人已经部署在朝韩边境的非军事区。据称,这款哨兵机器人拥有完全自主模式,可自主开火射杀人员。

  英国。尽管受到政府长期削减开支和人员短缺的困扰,英国军队日渐衰弱,但仍在努力跟上人工智能战场技术的飞速发展,采取了不少举措。2018年9月,英国防部宣称已经研制出了一种名为“智人”(SAPIENT )的人工智能军事机器人,能够扫描城市战场,发现隐藏敌人,并将信息发送给作战士兵。此外,英军还通过“自主战士2018”等演习活动测试了战场机器人。

  法国。2018年3月,法国武装部队部长弗洛伦斯·帕利(Florence Parly)在政府支持的人机合作(MMT)研究项目的启动仪式上宣布,将每年在人工智能上的支出增加到1亿欧元,用于开发未来武器系统的创新行动。该项目旨在将人工智能应用于作战飞机领域,是法国国防部探索人工智能装备路线

  从目前形势来看,由于人工智能巨大的军事应用价值及其军民两用的特性,各军事大国都在大力推进军事智能化建设。正如彼得·辛格(Peter W. Singer)指出的那样,人工智能军备竞赛由地缘竞争、知识前沿领域的科学动力以及追求利润的科技企业等不可阻挡的力量驱动,人工智能走向军事领域已成为难以阻挡的趋势。当前,中美两国是人工智能主要的两大领跑国家。美军依托其庞大的国防经费、强大的科技基础以及优秀的人才储备,在军事人工智能发展领域快速发展,并在作战概念创新、专门机构设立、资金支持、人才培养等领域采取了系列举措,将其视为推动“第三次抵消战略”的核心技术,也是赢得未来战争的关键所在。俄罗斯、以色列等军事强国也在快速追赶,但受制于国防资金、人才、科技基础等方面的限制,可能在单个领域有所超越,但实现整体跃升的可能性较低。

  目前,只有美国的官方人工智能军事战略中提及了人工智能军事应用的伦理准则制定,并出台了相应的人工智能军事应用的原则。其他国家或尚未出台人工智能的专门军事战略,或战略中未包含伦理准则这一内容。例如,2019年4月,欧盟委员会发布《人工智能伦理准则》(Ethics Guidelines For Trustworthy AI),提出了构建“可信赖人工智能”的指导原则和方法路径。英国议员也提议要建立英国的人工智能委员会,为应对人工智能所带来的社会、法律和伦理影响提供支持。但这些文件并没有明显提及军事人工智能伦理,也没有正式出台相关的政策。分析来看,美国率先在军事人工智能领域进行布局,一方面是为了引领人工智能军事伦理规则制定,掌握国际领导权和话语权,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回应国内外对于发展自主武器的隐忧,为美军发展人工智能扫清舆论障碍。

  在人工智能迅猛发展的背景下,相关技术的军事应用催生了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对国际安全和人道主义构成了重大挑战,使得人工智能全球治理尤其是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军备控制日益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重要议题。目前,围绕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军控,已经出现了多样化的官方和非官方平台,也吸引了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等多元利益攸关方的广泛关注和参与。从2014年至今,针对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这一议题,联合国《特定常规武器公约》会谈机制已经召开了多次专家会议,并成立专门的政府专家组(GGE on LAWS)围绕该议题召开了多次会议。“禁止杀手机器人运动”、“国家机器人军备控制委员会”等围绕禁止和限制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的非政府组织也层出不穷。2015年7月,1000多名人工智能专家签署了一封公开信,严重警告人工智能军备竞赛的危险,并呼吁禁止使用自主武器。在可预见的未来,国际社会围绕发展还是禁止自主武器的辩论仍会继续升温。一方面,是各国推进人工智能军事应用的竞赛正在愈演愈烈。另一方面,是国际社会日益兴起的对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进行禁止和限制的舆论呼声。在此背景下,我国一方面要持续推进军队智能化建设,另一方面也要重视这一新兴领域的军备控制,积极参与联合国框架下的致命性自主武器系统军备控制探讨,提升自身在这一领域的话语权。